2017/9/17• 2017文鮮明總裁聖和五周年&祝福典禮報導
2017/7/14• 7月29日「反毒護家園運動」教育宣講與師資培訓課程
2016/12/2• 第二屆鮮鶴和平獎獲獎者公布
2016/7/29• Peace Road 2016報導
2016/4/21• 庫比女士「全球性革命」演說(上)
2016/3/1• 主題演講: 從國際女性領袖的崛起 談女性在和平發展中的角色
2016/2/5• 靈界的退休金
2016/1/5• 靈的病菌
2015/7/30• 每週五幸福人生茶會 ~ 與您相約幸福
2015/7/29• 環島護台灣~和平之路2015報導

2.為何稱文總裁夫婦為真父母?父母還有真假之分嗎?

3. 文牧師因為逃漏稅而入獄是真的嗎?

4. 統一教的祝福婚姻,要如何參加?

1.網路上流傳的「傷心的母親」一文,對統一教有許多批評和指控,不知真相為何?

答:

(1).統一教是合法優良的宗教團體

統一教是合法的正當宗教,為內政部明定27個合法宗教之一,且連續13年獲頒「優良宗教團體」之內政部獎(至2013年),背後代表教會本身投入社會公益 與慈善事業有顯著的績效並獲得肯定。

(2).文章出處與時間:
    1994年2月9日中國時報的意見廣場刊載了一篇匿名讀者的投書,標題為「傷心的母親」。
後來這篇文章就在居心叵測之人士的操弄下,在網路上四處散播,更過份的是,散佈此文章者刻意將年份時間去掉,給人一種這是最近發生之事的錯覺,讓統一教17 年來一直承受此莫須有的污衊,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實為當初有心人士為攻擊統一教所採取的惡意行為。

(3).文中所言並非事實

當初「傷心的母親」一文刊載後,本會除了對中國時報表達嚴重抗議並向社會大眾澄清外,另一方面亦曾嘗試尋查是否有如文中所言之會員,以便和其家人溝通澄清並予以必要的協助,因為家庭是本會最重視的核心價值之一,但並未發現當時教會有如文中所言之會員,加上這位母親是匿名投書又無後續回應,故迄今一直是無從查證起。

然而,我們亦懷疑這是否是有心要惡意攻擊本教會之人士所捏造的內容,因為這篇並不像是一般家庭主婦所寫,其結果幾乎是抄襲自1970 年代攻擊統一教不遺餘力的韓國新興宗教研究所所長 卓明煥 所著「統一教會的真相」等相關著作裡的內容,根本是為汙名化統一教而未經查證與了解而寫的。卓明煥本人亦早已在韓國各大報刊登過道歉啟事(如附件5),說明其對統一教的論述是錯的。所以本會也不得不質疑撰寫此篇文章之人士的動機。

『讀者投書』雖不同於『新聞報導』,報社對它也不具有查證、求真的責任,然而,統一教成了被汙名化的無罪羔羊,卻已成事實!

卓明煥起初攻擊統一教不遺餘力,但後來因有相關人士被控毀謗罪成立而公開道歉,早已於 1978 年9 月即在韓國各大媒體刊登道歉與更正啟示,說明他對統一教的論述與報導都是錯誤的。國內實體媒體80 年代還有引述相關污蔑不實的報導,但在教會努力倡導普世倫理道德價值與社會公益活動後(民國90 年-102 年連續13 年獲頒績優宗教團體),媒體亦多予以正面報導。只是一些有心攻擊統一教的人士,藉由虛擬網路的力量,把不實的報導一再傳播與宣染!

雖說謠言止於智者,不過我們願透過三篇較具有公信力的剪報來略加說明。這是三個看到「傷心的母親」一文後出於內心正義而予以指正的文章。

• 附件1:剪報一(張全鋒投書) 圖檔 (放大圖) 文字檔

• 附件2:剪報二(張嵐投書)  圖檔 (放大圖) 文字檔

• 附件3:剪報三(陳雲珊投書) 圖檔 (放大圖) 文字檔

這些錯誤報導引述的來源與著作,都一一發表聲明,向統一教 道歉與刊登更正說明,相關文件掃描如下:
• 附件4:日本大眾周刊道歉啟事 剪報圖檔 (文字檔)
• 附件5:卓明煥所長謝罪聲明 剪報圖檔 (文字檔) 

看20多年前的刊載原文,現今網路流傳的並未顯示1994年,只寫2月9日,似乎要誤導人們以為是最新發生的事,如上所述,請聰明的你,自己明辨吧!

【會員回應】

關於這篇文章,我們也是同情一位母親的心情,但內容真的很多錯誤,的確也造成會員的困擾,希望大家能明辨事理、弄清真相,不要再以訛傳訛了。

補充三篇回應未提及之處:

1. 這篇文章不是板橋主婦自己寫的(一個家庭主婦大概也寫不出這種動人的文章吧),而是她另一個女兒代筆的。

2. 在1994年2月7日中國時報讀者投書刊出之時,本會並未查有此相似情況的會員,我想這位母親的女兒要嘛虛構其人,要嘛其實早已去到其他宗教,她要女兒回家找統一教是找錯對象了。

3. 這篇文章的流傳是有心人士(包括一些自認為主抵抗異端的基督徒)和謠言指揮處(這是未經查證即隨意傳播之人)努力的結果,都十年了,這位女兒就算還不想回家,她也不至於還在向統一教要人。

波士頓夜未眠回應

話說回來,讀者投書的可信度只有比您(獲得及發出)的網路資訊高出一些而已,因為投書是沒有稿酬的,於是報社並不要求投書者出示相關身分證明,因而,報社也無法代替任何相關團體或個人進行查證.

此外,會不會有因不同意子女的信仰選擇而傷心的父母呢?當然有,只可惜這當中,許多父母都不願意親自去了解子女所信仰的內容,而只是單方面地希望子女能迷途知返,我個人以為主要原因有二:

(1)父母認為他們的人生經驗及智慧勝過子女,故有信心地相信自己對所有領域事物的判斷,都應該較子女正確。

(2)父母已屆中高齡,或受教育條件的限制,或者對宗教沒興趣進一步探究。

於是,能站在平等的立場上試圖去了解子女信仰的長輩,實屬難得。英彥弟兄他的父母即為一例,他們最初聽到了一些關於統一教會的負面消息,於是非常擔心一向正直且孝順的兒子會出差錯,面對親子關係一直很好的兒子提出的說明,以及週遭好友同事熱心提供的情報,簡爸爸簡媽媽決定自己直搗黃龍,一探究竟--他倆利用下班及放假的時間,親自來教會聽取原理教義及所有信仰生活的內容,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要了解一個信仰或哲學體系,是不宜囫圇吞棗,或斷章取義的),他們自己也接受了這份信仰,夫婦倆並一起參加祝福,並督促著一雙兒女要好好建立祝福家庭。

我由於採訪過簡爸爸簡媽媽,所以對他們的信仰經過有所了解,但是,如果您自己能親自得到"第一手資訊",想必會更好吧?! .........

我向來對人生所謂的真理很有興趣(從12歲起即開始書寫札記.探求...),對於宗教則興趣不大(因為看見許多宗教亂象及它們彼此間的紛爭,再加上我提出的問題都不能得到它們的解決,ps:我主要曾試探討答案的宗教為佛教及基督教),對於人事物的判斷又快又直接(一旦決定,就極不易被左右,但老實說,那時實在太主觀了)...話說回來,大三要做"畢業製作"時,同組好友提議製作針對統一教會的"內幕深度報導",那時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關於這教會的資訊,我的好友告訴我許多負面情報...一向秉持(自己的)正義感的我,心裡自是容不得"這種"團體及信念...後來,同組夥伴考慮到我們"年紀尚輕,唯恐受歹人影響身心..."而改變了畢業製作的主題,於是我與它擦身而過,以著我的濃濃的不屑及稍微的不安。

一年後,我結識了一位本校社會系學生,初見面就聽她說是統一教會會員的我,當然沒給她好臉色看,我直言"我知道你們這個教會,是專門..."(我絲毫未辜負當初好友提供那些情報),傾聽完我的陳述及結論後,她沒有走開,而是開始說明(被其他團體反對的真正原因,外界曲解的教義及相關活動...).她是一個善於辯解的人嗎?我比她更是吧!但是,(至今)最令我不解的是:我當時竟然沒有走開,反而聽她把她的解釋說完。

不過,那也只是我的"資訊資料庫"裡開始出現"平衡報導"的內容而已!我沒有理由,也不可能就此走進統一教會的大門(其實好像是窄門,因為門外的雜音及阻礙實在多得...)簡而言之,人無論在怎樣的境地下,都要對自己追求真理的一顆心誠實(如果你追求的話),旁邊的人是讚美或責難,自己都能了然於胸。

至今回顧,如果不是統一教會的教導,我應該已經成為父母心中的不孝女(我是女的啦),因為,老實說,我的父母從來未曾教導我做人的道理,他們對我的期望是:好文憑->好工作->好丈夫->父母應而擁有令其欣慰的後半餘生,問題在於,他們在我的22年(加入教會以前)的人生歲月中,未能展現父母的人格及圓滿的愛,他們無法了解,當恭喜我考上著名學府的紅色榜單由里長貼到我們家牆上時,我的那顆急欲擺脫無法自我選擇的痛苦家庭的心(無獨有偶,羅大佑的那首"家"也輕唱著:我的家庭,我逃出的地方...)

現在,我可以欣慰地說我沒有淪為不孝女,相反地,或許形影沒能經常跟父母在一起,但我的心裡釋放了過去對父母的全部怨恨,通過教義及信仰生活的實踐,我得以更加認識我的父母及我的過去(尚未認識神的人,及其生活的樣態),更寶貴的是,讓我體會什麼是真實永恆的愛(在個人.家庭.國家.世界及天宙的基準上),以及本然的家庭.父子的關係...22歲以前的我,在這所原應是真愛的養成學校(家庭)修了不及格的學分;時至今日,父母對生活的種種抱怨及憂慮,對冰冷的兒子之心碎眼淚,對未來只剩下微乎其微的期待...這些,至少還有我在聽,還有我在感受,還有我想努力~